欧冠

流浪的英雄 第675节 就像有无数虫子飞到我脸边一样

2020-01-16 13:1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的英雄 第675节 就像有无数虫子飞到我脸边一样

“你是谁,”我对着海瑞塔克拉山山顶的葱郁森林里面大喊,

因为,就在刚刚,有一个和蔓藤差不多的声音出现,而且还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

得不到回答的我稍稍皱起了眉毛,转过头轻声的问蔓藤:“蔓藤,你知道这是什么人吗,”

“...不是人,”蔓藤似乎有些出神了,她的心灵传送声音听起來有些遥远:“是我的同类......”

同类...,也就是说,,

我再次观察了这一大片森林,不过随后我就发现不能这么叫了,因为这所谓的森林,是由一棵树组成起來的,所有我以为是树干的其实都是树根,数不胜数种类不同的叶子在同一个地方生长出來,而那独一无二的生机勃勃的感觉,我还记得,在精灵族的那颗生命神树上我见过这样的景象,可与生命神树那带着魔法色彩的幻丽相比,这棵覆盖了整个山顶的巨树显得更加的古朴...对,古朴而又原始,那是一种纯粹的生命感,

慢着,我突然想起了爬山过程中看到的植被......如果沒猜错的话,那些其实也是这棵树的树根,这棵树的树根生长进了整座高耸山峰一直到地下啊,

“可是...如果是这样强大的生命,为什么蔓藤之前沒感觉到呢,”

还沒等蔓藤回答我的疑问,这位蔓藤的同类就代替她说:“是那雾气,我积攒了数十个世纪的林间瘴雾,被你一场雨给弄沒了的雾气,”

啊...那雾气原來被他这样用啊,咳,已经有数十个世纪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嘛、嘛,我不知道那雾气是你珍贵的防护层啦,”

现在这所谓呼吸之神的传说我现在有些头绪了,,呼吸之神啊,一定就是指这棵远古神树之灵,也不奇怪嘛,树木吸入二氧化碳也吸入氧气,吐出氧气也吐出二氧化碳,而作为神树之灵不管是那种呼吸都会带來无尽的生命力,吸入那种充满了生命力的空气的话,当然会百病不侵的吧,不过因为某种原因,这棵远古树灵不想和人接触,于是,这所谓呼吸之神的传说就传开了,

想到这,我转过头说:“啊啊,薇姬,快点淋一下这场雨,”

怪不得这雨打在身上这么舒服,毕竟是远古树灵积攒了几十年的雾气啊,也许这就可以治愈薇姬的虚弱体质了,

而在薇姬听话的站在雨中,自由而又轻松的伸开手的时候,蔓藤飞的和远古树灵的树干近了些:“你是生命神树的姐妹吗,为什么...躲在这里,是,无法和同类团聚,”

蔓藤曾经因为被人偷偷带出了精灵森林无法回去,而孤独的一个人在沼泽之下生活了二十年呢,她一定很想知道这远古树灵的原因,

“啊,被精灵王带走的那颗种子啊,姐妹,不,我是她的祖先,”远古树灵沒有用任何修辞手法的简单无比的诉说了这个让人惊掉下巴的事实,而她还接着说:“至于躲在这里......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甚至植物,活得越久,时间就过得越快,拿人类距离吧,当你三岁的时候,你只顾玩耍根本不觉得晚上会到來,而等你十岁了,你会觉得,过了这么久,我终于十岁了呀...而等你二十岁时,你会觉得自己之前还是个孩子,现在,已经成为成年人了,可等你到了三十岁...你会发觉时间终于开始在你耳边呼啸着跑远了,而在你发觉之前,你很快就会來到四十岁,一切都是那么快啊,五十岁,你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孩子时的样子就像昨天一样......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甚至一百岁一百五十岁,到了人类寿命的极限,听起來如此长久,可是当你如此的衰老,一天在发呆晒太阳之间就过去了,看明白这些的你还会觉得它们漫长吗,至于我们......直到二百岁我们才刚刚发芽,此后,一千年两千年,数万年,对我们來说都是你们不可想象的迅速,一天之后,我的感觉就像是打了个哈欠一样快速,对现在的我來说,一千年和一年沒什么区别啦......可你们不同,你们还如此的年轻,如此的年轻,一天对你们來说可以发生好多事情,所以你们就浪费那一天上來见我,我的感受又是如何呢,就像是打个哈欠的一瞬间,有无数小虫子飞到我脸边想要钻进我嘴里一样,懂了吗,我为什么想要自己呆在这里,”

..........................

这超乎寻常的长篇大论让我早就惊呆了,虽然能够理解,但是果然其实又不能真正切身的理解啊,

“...呃,我有个同伴,一定会和你有共同语言,”我不知道拉邦和这远古树灵谁更老一些,但是他们能理解对方这点是确定的,

“感应到他了,不可思议,底下的全都是你的...同伴,真是一群不可思议的动物,啊,别拿我说的动物当做贬义,不管是人类、矮人、狗还是恶魔,我都这么叫,”

她沒说猫,而是直接看透了奈的恶魔身份啊......这家伙很强吧,

可这也就让她有更大的可能彻底治愈薇姬了,

我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说:“那个,我很抱歉毁掉了你的雾气,不过看在这个女孩子和蔓藤的份上,你可不可以治疗她,我是说彻底的,”

四周的一切本來都充满了生机,简直如同仙境,可就在一瞬间,它们都黯淡了下來,,并不是本身黯淡了,而是一个闪烁着纯粹生命光辉的形体的出现让它们相形见拙,简直是云泥之差,

和蔓藤很像的灵体,不过她头上那如同无数片针叶般的头发长长的拖曳下來,蔓延进了四周的树枝里,

当我们全都惊艳的看着远古树灵的时候,她突然说:

“不能,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也就是说,我无能为力,”

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预约挂号
邵武市立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青岛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张家口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