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兰州小小芹菜叶变身高端好饲料

2019-10-16 17:3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兰州:小小芹菜叶变身高端好饲料

6月上旬,来到榆中县高原夏菜主产区 来紫堡、金崖、定远、三角城等乡镇蔬菜种植的田间地头,目睹了菜农因蔬菜丰收的喜悦,也体验了从蔬菜种植到销售的辛劳,更让人欣喜的是,一棵棵高原夏菜从下地、上市经过流通环节一路走向大都市实现 华丽 转身背后,是高原夏菜这一富农产业链的日益完善!

6月10日,榆中县来紫堡乡金崖镇的高原夏菜已开始陆续上市,和许多菜农一样,清晨四点钟,金崖镇古城村一社的王小英一家人便开始前往自家的芹菜地里铲菜。虽然天还黑着,但干活的热情丝毫没减,作为今年的第一在菜,王小英期盼着早点铲好,卖个好价钱。

王小英家里种着1亩芹菜,看着还未铲完的新鲜芹菜,她笑呵呵地告诉: 刚收菜的说了,今天的菜价好,一斤6毛钱,我这亩地这一在就能卖1万2呢!

六点半,一亩的芹菜已被铲完、扎好,整整齐齐装到了 菜贩子 司发军的农用车里。 菜贩子 是当地菜农对收购高原夏菜人的俗称, 菜贩子 司发军是红古区平安镇张家寺的人,多年来他一直辗转于榆中、红古等地收菜。跟随着他的拉菜车,来到了位于榆中县定远镇的兰州茂祥菜库。

早上八点,菜库里已被运菜的车挤得满满当当,司发军拉着芹菜先交到一号库。在菜库门前,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捡菜、扎菜。 这里收菜很严格,过大、过小、过长、过短的芹菜会在这里被工人们挑拣出来,挑出好的再包装成箱,放到菜库里冷冻,然后才出运。 司发军说。

看着一根根鲜亮的芹菜被挑选、削剪,然后只剩下最中心的部分, 因为菜是出口的,要精挑细选,像娃娃菜之类的,被剥掉一半的皮都是很正常的,运来菜库的菜一半被运走,一半就成了尾菜。 兰州茂祥菜库董事长张华平告诉。

临近中午,新鲜的菜都被装进了冷库,只剩下成堆的 尾菜 静静地躺在库里,王小英家的那些芹菜叶子和别的尾菜一样等待着发挥余热。不久,有工人过来,将那堆芹菜叶子运到了菜库一角的粉碎机里。很快,芹菜叶子被碾成了一堆小碎块。跟随着茂祥菜库董事长张华平,来到了他的 秘密基地 黄粉虫养殖基地。

据张华平介绍: 为解决榆中高原夏菜尾菜污染的问题,兰州市工业研究院科研人员与兰州茂祥蔬菜保鲜公司有关人员一起在全国范围考察调研,引进山东农业大学以环境昆虫为核心的生物系统技术,就是黄粉虫规模化养殖加工使尾菜生态化处理。

这就是破解高原夏菜尾菜的 奇招 ,黄粉虫俗称面包虫,是一种食性广、环境适应性强、繁殖能力高的环境昆虫,其本身便是一种高蛋白质的昆虫,排泄的粪便是非常重要的有机肥料,也是营养价值很高的饲料,此外,黄粉虫可以取食各种各类蔬菜废弃物,尾菜更是其喜欢取食的食物。

为了探个究竟,又来到黄粉虫养殖基地。在这里,看到,工人们将碾碎的芹菜和各类叶子混合放入了面包虫的养殖盒子里,不到半个小时,成堆的菜叶子已被张华平养殖的20多万盒黄粉虫吞噬殆尽,至此,王小英那一亩的芹菜产生的尾菜也发挥了它的余热,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

通过面包虫来消耗尾菜,是从2012年6月份引进的,今年我打算加大规模,面包虫养殖数量将达到30万盒,按照面包虫2个月的生长周期,在菜库一年的经营期内,我的30万盒的面包虫将会消耗掉2700吨的尾菜。 张华平看着活跃的黄粉虫美滋滋地对说,将低值的尾菜转变成高附加值的昆虫蛋白,所以,黄粉虫生产是一个提升附加值的过程,具有显着的经济效益。

在菜库的另一个生产车间里,看到了已加工成袋的 面包虫 , 加工好的面包虫被远销到了马来西亚等地,大部分成了高端宠物的饲料,日前供不应求,每吨卖5万元左右,经济效益很是可观。 张华平说。

该技术对榆中高原夏菜尾菜生态化处理及黄粉虫规模化养殖加工起到示范带动作用,同时也可促进产业链的延伸和发展,取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双赢 的效果。

链接

政府专家联手共解尾菜难题

榆中县是全国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基地县,也是兰州高原夏菜主产区,2013年全县蔬菜种植面积达到31万亩,预计总产量75万吨。全县已有16个乡镇的141个行政村,近6万农户种植蔬菜,蔬菜产业涉及农业人口24万人。这其中,花椰菜种植面积15.36万亩,娃娃菜种植面积8.95万亩,芹菜种植面积5.95万亩,这三种蔬菜是产生废弃物最多的品种,这些大量废弃物也成了令人头疼的事情。为了合理利用优质剔除叶和废弃烂菜叶,政府和相关专家共同努力解决难题,由兰州市农业科技研究推广中心和甘肃农业大学共同实施的《兰州高原夏菜废弃物综合利用与示范推广》科技创新项目应运而生。榆中县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说: 目前正在积极探索尾菜堆沤肥、还田应用和工厂化三项技术处理方法,今年计划在全县蔬菜种植重点乡镇开展堆沤肥、还田处理10万亩,引进利用尾菜生产有机营养土生产企业一家,现在正在征地、规划,摸索和借鉴外地成功经验,彻底解决尾菜问题。

尾菜还能青贮当草料

6月11日,在地头见到了定远镇蒋家营村村民蒋建方,从2012年开始,蒋建方就开始在自家地头的青贮饲料池里贮存饲料,过去的时间里,很多农户都将家里的尾菜白白倒掉了,不但污染了当地空气,更无任何经济利益可言。 有了青贮饲料池,我就可以将家里的尾菜贮存起来,现在我养的30多头奶牛就可以一直吃上新鲜草料了! 蒋建方笑呵呵地说。蒋建方说,他家每年种10多亩蔬菜,而在运用青贮技术解决高原夏菜尾菜问题上, 我们也走在了全市的前列。 他说,仅青贮饲料一项,每亩地就可节省开支170多元。

(作者:郭云莲)

液压机械/部件
赛车
5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