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一桶油的本分

2019-11-09 02:3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桶油”的本分

见到林师傅时,陈赫有点泄气林师傅比他大不了多少,文文静静的,像个大姑娘但一开起车来,陈赫的疑虑顿消发动,挂挡,起车,林师傅每一个动作都娴熟老道陈赫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林师傅手握方向盘神气的样子,羡慕极了,要求开一会儿林师傅不同意,说第一天出

高考落榜后,陈赫考了个驾照,经老乡介绍,来到远达运输公司开大货公司徐老板担心他经验不足,让一个姓林的司机带带他

见到林师傅时,陈赫有点泄气林师傅比他大不了多少,文文静静的,像个大姑娘但一开起车来,陈赫的疑虑顿消发动,挂挡,起车,林师傅每一个动作都娴熟老道陈赫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林师傅手握方向盘神气的样子,羡慕极了,要求开一会儿林师傅不同意,说第一天出车,路上的情况陈赫不熟悉

开着开着,林师傅忽然把车停在了路边陈赫一看,路边有个简陋的修配点,门口牌子上写着补胎、充气,于是问:林师傅,咱的车胎怎么了林师傅说没什么,检查一下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林师傅摇下车窗,冲那人伸出一个指头:老板,还是老毛病中年男人会意,转身从屋里提出一个塑料桶,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管子陈赫不明白,检查车还用塑料桶和管子他想下车去看一下,却被林师傅按住了:等着,马上就好

过了一会儿,中年男人来到车窗前,塞给林师傅一个纸包:好了,开车吧林师傅点点头,发动汽车陈赫不经意地往后视镜里一瞥,发现中年男人正歪着身子,提着满满一桶油向屋里走去陈赫惊得嘴巴张成了O型:林师傅在偷卖车里的油

林师傅大概觉察了陈赫的异样,笑了笑:老弟,其实这不算什么,好多司机都在这么干说着打开那个纸包,里面是两张百元钞票,他抽出一张递给陈赫,既然你看见了,那就见面分一半

陈赫迟疑了一下,接过钱揣进兜里心里盘算:这部车三天往返一次,一个月下来,林师傅光卖油就能赚2000元呢林师傅见陈赫不言语,问他在想什么陈赫说:我在想,你为什么不一次抽两桶呢

这回轮到林师傅吃惊了,他没想到面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比他还狠老弟,不能一口就吃个胖子呀林师傅说,徐老板对燃油控制非常严,这部车每次都跑固定路线,用油量他基本掌握如果一下子抽出两桶,就露馅了

陈赫笑了笑:一次抽一桶,就不会露馅吗

林师傅瞅了陈赫一眼,那意只要你不去告发,当然不会露馅

但第二天送完货回来,陈赫就去了徐老板的办公室陈赫从兜里掏出那一百元钱,对徐老板说了事情的经过徐老板似乎并未感到意外,他笑着站起来,拍了拍陈赫的肩膀:小伙子,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正式司机了

徐老板的话陈赫没听明白,自己不早已是你们的司机吗这时,林师傅从外面走进来,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赫一眼,对徐老板说: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这人怎么样,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陈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切,果然是徐老板故意安排的幸亏老乡事先提醒他,公司对新司机都进行测验,让他多加小心,自己才过了关

令陈赫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此时,林师傅冲陈赫嫣然一笑,脱去工作帽,露出了一头乌黑的秀发陈赫一下子目瞪口呆:林师傅竟然是个姑娘

见陈赫傻在那儿,林师傅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我叫林静,比你大一岁,但我还是希望你叫我林师傅要不然,我可不带你哦

陈赫轻轻握了一下林静的手,她的手软绵绵的,很难想象,载重几十吨大货车的方向盘,就是在这双小手里转动自如陈赫问她,怎么一个姑娘家开上了大货车林静说她没有兄弟,只有两个姐姐,父母盼儿子心切,从小就把她当男孩子来养,希望她将来能够顶立门户父亲和徐老板是战友,听说开大货挣钱多,还能磨练人,就把她送到这里来了

林静果然有男孩子的性格,办事干练,时间不长,就把陈赫带成一个熟练的驾驶员陈赫能够独自驾车运送货物了,却有点离不开林静了因为,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泼辣能干的姑娘

爱情这东西一旦萌发,就会迅速生长不久,陈赫就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处房子,和林静住到了一起后来,林静怀孕了,于是他们领了结婚证,成了正式的小夫妻

肩上有了,陈赫的干劲更足了,钱也挣得越来越多他的工资是两千元,但每月交给林静的钱都有三四千林静问他多出来的钱是那来的陈赫说:还能是那来的当然是奖金了

林静怀孕后,陈赫让她辞了工作,在家里休养但林静是个闲不住的人,经常往公司里跑,除了帮人擦车就是打扫车库,有时也和徐老板聊上几句

转眼春节到了,林静想回老家去过年但时值春运,火车和汽车上都人满为患,林静挺着个大肚子,那里敢去挤车没办法,她只得向陈赫求助:老公,我搭你的车回家吧

可是,我跑的路线不经过你老家呀陈赫每天跑的这条路线,就像一个弯弯的弓背,而林静老家的位置却在弓弦上跑弓背虽然路程要远的多,但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弓弦这边山路险峻,大货车不容易通行

老公,就凭你的驾驶技术,什么路不敢跑啊,就抄一回近路嘛林静撒娇央求最后,陈赫被磨得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下来

弓弦这条路确实够险峻的,但陈赫却好像成竹在胸,一路上开得不慌不忙看到林静向他投来钦佩的目光,陈赫得意地笑了其实,他一直在跑弓弦这条近路这条路虽然不好走,但却能省下将近一半的路程少跑了路自然就省了油,把省下的油抽出来卖掉,就变成了口袋里的奖金

开了一段时间,汽车行驶到陈赫经常卖油的那个修配点本来这次林静在车上,陈赫不想抽油卖,免得被她发现,传到徐老板耳朵里毕竟,林静的父亲和徐老板是战友但陈赫往旁边一看,林静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那就再抽一次陈赫把车停下,修配点的老板立马迎上来陈赫冲他伸出两个指头,老板会意,转身从屋里拎出两个塑料桶不一会儿,陈赫的兜里就多了400元

汽车重新上路后,天上飘起了雪花,陈赫只得把车速慢下来天快黑时,汽车到达断崖岭断崖岭是最险峻的一段路,一侧是山,一侧是涧,中间的路仅能通过一辆车陈赫打起精神,目不转睛地盯着路面但让陈赫没有想到的是,路没出问题,汽车却突然熄了火任陈赫怎么摆弄,就是动不了窝陈赫一看燃油表,脑袋嗡的一下大了,表上的指针指向了零,油箱空了

以往陈赫都是卖一桶油,这次一下抽出两桶,本想多卖点钱,给岳父大人买些过年的礼品没想到燃油耗尽,把他和林静困在了这断崖岭

有道是防漏偏遭连阴雨,陈赫正不知所措之际,林静忽然握着肚子呻吟起来陈赫问她怎么了她说可能是颠簸厉害了,肚子疼得要命,怕是要生了,让陈赫赶快送她去医院

这条路偏僻难走,很少有车辆通过,看来只能打120,叫救护车了可待陈赫掏出一看,顿时傻眼了,这鬼地方竟然没有信号此时,林静痛苦地弯着身子,呻吟声一声比一声紧陈赫一看,不能再等下去了,一哈腰,背起林静向岭下跑去

踩着厚厚的积雪,陈赫的脚步越来越慢就在他精疲力竭,快要跑不动时,忽然从身后开过来一辆小车,在他们身边停下了徐老板从车窗里探出头,冲他们喊:快,快上车

陈赫把林静搀上车,见她不再喊痛,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徐老板也不问陈赫的车为啥抛锚,只顾闷头往前开车子开到附近一个县城,在一个加油站前停下来徐老板对陈赫说:快去打油吧,后备箱里有塑料桶

陈赫一愣:徐老板准备了塑料桶,这么说,他早已知道我的车燃油耗尽了陈赫拿出塑料桶,打满后装进后备箱里,然后用卖油得来的钱付了账,心说:自己做得这叫什么事啊

陈赫把油弄上车,徐老板忽然掉头往回开陈赫着急地说:错了,错了,不是去医院吗徐老板不说话,只顾往前开林静说:不用去医院,我的肚子不疼了陈赫说,不疼也得去检查一下呀林静扑哧笑了:检查什么,我的肚子压根儿就没疼

原来,林静早就怀疑陈赫每月多出来的钱来路不正,一次和徐老板说起这事,才知道他的奖金之说是子虚乌有林静熟悉陈赫所跑的路线,猜到他可能是抄了近路,把省下来的油卖掉了因为总耗油量没增加,所以才一直没有被发现于是,林静借回老家之际,和徐老板对陈赫作了这次测验,希望他能真心悔悟,本本分分做人

此时陈赫羞愧难当,对徐老板承认了错误,并恳请徐老板原谅他这一回徐老板笑道:你开车抄近路省下燃油,不但为公司节省了开资,还为国家节约了能源,我怎么会怪罪你呢不过,以后省下的油就留在油箱里,抽出来有多麻烦呀

陈赫红着脸说:徐老板,你就别取笑我了,回去以后,我马上把卖油的钱全部上交

这时,旁边的林静忽然哼了一声,说道:等到你上交时,怕是早被炒十回了知道吗你每次交给我的奖金,我又原封不动地交给了徐老板

听了这话,陈赫哭笑不得:这些天自己辛辛苦苦抄近路,原来是空忙乎一场看来,开车像做人一样,还是本本分分地走正路好

(原载《民间故事》2008年第6期)

(:admin)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