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凤火九转 卷百之九 争锋

2020-01-16 17:31: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火九转 卷百之九 争锋

这段时间的狂三,心情很复杂。

当初与林野八角笼中的一战让自己折戟在了大庭广众之下,颜面尽失的同时也丢掉了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四肢俱废的躺在病床上、就连简单的排泄都需要旁人帮忙的那段日子里,天知道自己有多少次想过就这么死掉算了。

但终归皇天不负。就在狂三已经准备要结束这条生命的时候,命运玩笑般的将另一条道路送到了他的面前,那就是……

思绪停顿了一下,他满足的捏了捏早已从骨骼替换成了钢铁的指节,狂三现在对金属受力后发出的“嘎啦”声有一种近乎病态的迷恋。闭上眼细细回味了一阵,狂三这才重新将之前脑海中的上半段话补完。

那就是,力量。

但同时也正是因为一脚踏入了全新的领域,在全方面都得到了质的提升下狂三才真正明白了林野的可怕……自己只不过是在地下工厂内透过监视器看了他一眼,这个怪物几乎是立刻便察觉到了恶意,然后就紧盯着摄像头与自己对视、直到自己移开目光!

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但只不过是稍稍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狂三还是觉得自己的后背整个都湿透了。

恐怖如斯。

哪怕仅仅只是在一个月前,他应该都还没有这么强的才对!

虽然实力明明比先前提升了数倍,但随着时间推移狂三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在面对林野时的挫败感反而愈发强烈了。

咚。

敲门声打断了他矛盾的思绪,狂三调整好了面部表情:“进来。”

“教官,这一批甚至都还不如上一批。”一名全身都笼罩在白色防护服下的人来到狂三办公桌前行了一个军礼,把头套摘下后才继续道:“20名临床实验对象,坚持下来的只有4个……其中还包含一个无法站立、有待进一步观察。如果算上他的话,存活率勉强踩在了20%的线上。”

“战斗能力如何?”起身往外迈步,狂三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那没能坚持下来的16个:“可以达到什么水平?”

“因为实验个体都是从死囚中精心挑选出的悍勇之人,而且本身都有点功夫底子,”工作人员必须得小跑起来才能勉强跟的上狂三脚步:“所以初步测试结果还不错。一对一情况下正常的特战队员普遍在他们面前坚持不了10秒。如果想要制服他们的话,起码得六名配合默契的黑火拳手同时才行。”

“近卫队呢?”语气淡淡的,狂三似乎只是在进行简单的问询:“和他们对比如何?”

“近卫队的人一直都只负责警戒,没有参与过实战训练。”只是想到那些眼神冰冷到犹如死人般的家伙就让自己打了个冷颤,工作人员很不想提起他们:“所以……抱歉,我们没有关于近卫队与实验体的对战数据。”

“嗯。”有些失望,但狂三将情绪掩饰的很好。虽然对于杜胜天一面要自己全权负责这项名为“破晓”计划的同时却又安插近卫队监视很不爽,但狂三没有把这种反感明面化的打算。

起码目前还没有。

“怎么说我也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很快便来到了位于地下更深层的实验室。在经过指纹、虹膜、音频三道保障锁后,狂三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让他不怎么愉快:“方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如你所见,我在为他们编码。”正在身前汉子粗壮胳膊上刺着数字的方振国闻言连头都不抬,回答中的轻蔑敷衍之意甚至都不屑隐藏:“你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脸面是狂三最在乎的事,特别在这么多人注视下更是尤为如此。不急不缓的抬脚迈下台阶,狂三声线明显低沉了下去:“在这里,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得经过我的允许。”

“哦,是吗?”仍未停手,方振国笔下最后那个数字也快要完成了:“那还真是抱歉,教官大人……你想做什么?”

“在我开口说前一句话的时候,你就该退到一边祈求我的原谅了。”足可生撕虎豹的铁掌握住了方振国的手腕,狂三默不作声的加大了施压的力道:“在我这里,还轮不到你放肆。”

“我想你搞错了起码三件事。”没有丝毫挣扎的动作,方振国已经被控制住的右手依旧纹丝不动,刺绣的笔尖却仍然缓慢而坚定的走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第一,‘破晓’属于卿式和龙头所有;第二,我和近卫队只向龙头负责;第三……”数字“9”的最后一勾也快要完成了,狂三与方振国的交锋究竟谁输谁赢似乎马上就要有分晓了。

对方的嚣张跋扈终于彻底激怒了狂三,明白如果让对方就这么完成编码那么自己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威信可言。全力牵扯下,对方笔锋终于顿住了,狂三语气中已经开始渗透出危险的信号。

“第三,是什么?”

“第三,”偏过头,方振国在对话开始到现在第一次将目光看向了狂三,双眼中满是讥诮:“你这样被人像死狗一样打瘫在拳台上的废物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嘭!!!

几乎是在方振国话刚出口的刹那,两掌便凶狠的碰撞在了一起!处于风暴正中的改造人受到了无妄之灾的波及,甚至就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便化为了无数血红色的雨滴。

“我发誓会让你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解下表明了自己教官身份的长袍并随手扔至一旁,狂三暴露在外的金属臂甲搭配上他的狰狞面容,灯光照耀下如恶鬼般恐怖:“你这该死的小丑!”

“还以为被林野像牲口一样的教训过以后,你会学乖一点的。”不知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血雨过后方振国墨绿色的军大衣上依旧一尘不染:“既然你执意要自取其辱……”正掸着并不存在污物的手掌停了停,方振国冲狂三招了招,神态好像在唤一条狗。

“那来吧。”

东莞市塘厦人民医院怎么样
青州市立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聊城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厦门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