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劫修传 166.第157章 世事总难全

2020-01-16 23:55: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66.第157章 世事总难全

众修之中,亦不乏经验丰富之辈,听到黑气中的声音越来越响,在震惊之余,也连忙祭出法器向黑气中攻击。

一旦有人开了头,其他修士自然紧紧跟随,一时间空中法器乱舞,光芒四射,然而这些法器攻过去之后,就如石沉大海,被湮没在黑气之中,再也不见回转来。纵有些真修的法器勉强回头,也是歪歪斜斜,法器上灵力大失。

众修愈加惊恐,这黑气竟无法攻击,难道眼睁睁的瞧着阴灵虚体形成吗?

修士皆有元魂,而阴灵虚体一旦形成,就会对修士的元魂产生极强的吸引力,到时别说灵修真修,甚至就连白发老者这样的玄修之士,也会落到失魂丧魂的下场。

原承天虽有一肚子的对付阴灵聚成虚体的办法,可以他此刻的修为都很难办到,情急之下,他只好祭出柯修罗刀来,可是这柯修罗刀虽然可以吸纳阴玄,对阴灵是否有用,却是未知之数。

毕竟阴玄和阴灵虽名字相近,却是两种皆然不同的存在。

柯修罗刀一祭到空中,此刀附近的空间忽然就明亮了一些,原承天大喜,这柯修罗刀果然也有吸纳阴灵之效,他急忙催动柯修罗刀,以图发挥此刀的最大威能。

众修见原承天这边黑气淡薄,都急忙向原承天这边跑来,原承天虽不想引人注目,可在此局面下也只能听之任之了,至于此战会对他日后有何影响,此时也只能置之不理。

猎风低声道:“主人,此刀由我控制或者更好些,并且也可引开大家对主人的注意。”

原承天知道这是猎风的好意,何况猎风是鬼修之躯,吸纳阴灵本就是她天生的技能,于是将控制柯修罗刀的法言中断,换成猎风接手。

众修自然不知柯修罗的控制权已经转手,见此刀是由一名年轻女修控制,都不由大感好奇,而对站在猎风身边的原承天,他们就懒得看一眼了。

猎风接手之后,柯修罗刀的威力果然大增,猎风身边数丈之地的黑气很快就一扫而空,而猎风得此阴灵之助,体内阴玄如沸,眼看就要突破六级玄关,达成七级鬼士了。

可是柯修罗刀威力再强,也只是稍稍减缓阴灵虚体的形成,对整个局势并无太大的影响。当然,若是此地只有猎风一人,那么这所谓的阴灵虚体简直就是猎风的一盘大菜,她可以一点点吸收阴灵,而无惧阴灵虚体对她的伤害,说不定数月之后,猎风就能一举达成鬼将境界。

可惜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猎风与原承天订有侍将之约,一旦原承天失魂丧魂而死,猎风势必也无法幸免,除非原承天在最后一刻与猎风解约。

关于与猎风解约的念头,原承天的确一直在考虑,如果最后阴灵虚体真的形成,而自己终将不幸而死的话,他自不会拖猎风下水,是以他手中缓缓捏诀,解约真言已然形成。

猎风忽然停止了对柯修罗刀的控制,转过头来瞧着原承天,目光异常复杂。

原承天与她心神相通,原承天的想法又怎能逃过她的心神?

二人不发一言,却极快的交换了看法。

“主人不必如此。”

“为何?”

“猎风与主人之间,生死相系,魂魄相依,若是没了主人,猎风实不知该如何在这个世道生存下去,而我一介孤魂野鬼,必遭世人所欺,主人就忍心看着我受苦?”

“可是,一旦阴灵虚体形成,我又怎能拖累你。”

猎风嫣然笑道:“那便同生共死如何?”

“猎风……”原承天一时心乱如麻,实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同生共死这样的话含意太过丰富。

猎风“扑嗤”笑出声来,道:“瞧主人快被吓死的样子,真是好生有趣,放心吧,猎风可不会去抢九珑在主人心中的位置,猎风永远只是主人手中的快刀,誓替主人杀尽天下无良之人。“

在别人瞧来,猎风这无端一笑,虽然风情万种,可是好没来由,有些年轻的修士不免胡思乱想起来,暗道:“莫非这女修对我有意?”

原承天被猎风逗得哭笑不得,这世间的女子,无论凡俗,原来都不是好相与的,虽然自己是猎风的主人,可猎风平时就常常反客为主,让自己无所适从。莫非是自己不够严厉?

可原承天本来就生性温厚,若是事情紧急也就罢了,若是平常小事,这张脸又怎能扳得起来?

白发玄修对原承天和猎风这边发生的事情,也瞧了个大概,有猎风的柯修罗刀相助,对他的确帮助不小,而随着众修渐渐向猎风靠拢,白发玄修也可暂停定魂法言,想办法阻止阴灵虚体的形成了。

但是凡界修士与阴灵打交的机会极少,很少有修士专门会炼制针对阴灵的法宝功法,白发老者沉吟半晌,取出一个黄金小钟来,此钟名为落魂钟,一经用法言摇动,就可动摇修士的元魂,从而趁对手心神不定之时,一举将其击杀,是件极厉害的法宝。

虽说阴灵和元魂有几分相似,可此钟能否对阴灵有效,白发老者心里也没有多大把握。

他将此钟向空中一祭,同时念动法言,黄金小钟顿时当当响了起来,听到钟声响起,四周的修士无不骨软体酥,纷纷跌倒在地,那些停在空中的修士,更是扑通落下水去。

白发老者哪管这些修士的死活,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黑气中即将形成的浓黑之物,那便是快要成形的阴灵虚体了。

钟声响起之时,黑气中的物事的确有涣散之势,这虽非白老者所想的最佳效果,可也证明落魂钟对阴灵的确有攻杀之效。

但是落魂钟对修士的杀伤效果却更强一些,那些站在湖中大道上的修士也就罢了,大不了软倒在地,可大道实在太窄,容不下许多修士,那些挤不上大道的修士被落魂钟动摇元魂,只能纷纷落水。

这湖中黑水一经粘身,那些修士立时就丧命了。片刻之间,湖中大道的两边湖水中就漂满了修士的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原承天暗自叹息不已,可落魂钟是玄修级法宝,他也是自身难保,更别说保护这些修士了,而猎风听到钟声所受的影响更大,手中的法言难以形成,对空中的柯修罗剑也就无法控制,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柯修罗剑直直向黑色的湖水中坠去。

猎风的柯修罗剑好歹驱散了不少阴灵,对白发老者帮助不小,是以见到柯修罗剑坠落,白发老者才有所触动,忙停止了摇动落魂钟,原承天眼急手快,忙向柯修罗剑一指,柯修罗剑终于生生在空中停住,可离湖水也只有数尺之遥了。

经过教训,白发老者当然不敢再催动落魂钟了,此法宝虽能减弱阴灵虚体成形,可副作用也实在太大了一些,白发老者不得不再次沉吟,而众修看到这里,知道白发老者其实已是无计可施了,不由得将目光集到猎风和原承天身上。

如今猎风和原承天已是他们的唯一指望了。

以原承天的玄承,阻止阴灵虚体形成自然是办法多多,可苦于自身修为不足,纵有一肚子主意也无计可施,猎风当然可以冲进黑气之中驱散阴灵,可那样做危险也实在太大,湖水里的白幡极可能是招魂幡,而猎风毕竟有一半鬼体,若离了湖中大道,说不定也会受这招魂幡的影响。

就在这时,玄焰悄悄传音道:“主人,这阴灵怕火,何不让我老人家试一试?”

原承天何尝不知阴灵怕火,但也只有真离玄焰这种灵焰方可奏效,可一旦祭出玄焰,那这件世间奇珍可就落在白发老者的眼里,他又怎么可能不动心?

说不定此战过后,此人就来个杀人夺宝。祭出玄焰或可救得了众人,却肯定会葬送了自己,祭出柯修罗剑,其实已是冒险,只是一把柯修罗剑纵被白发老者在事后抢去,原承天心里还可承受,但玄焰如何能够牺牲?

是以原承天断然摇头。如今这局面,大不了众修皆亡,而若像九珑那样,牺牲自己去救别人,原承天还没有这样的觉悟。

更何况这些修士与自己非亲非故,为这些人牺牲,纵是九珑恐怕也要考虑再三。不过下这样袖手旁观的决心,对原承天也是殊不容易,他心中暗道:“若是天道之修便是宁肯牺牲自己也要救别人的话,我现在可万万做不到。”

此刻大湖上空黑气渐淡,却非猎风用柯修罗刀吸纳之较,而是黑气中的阴灵虚体加快成形之故,这阴灵虚体越强,就会吸纳越多的阴灵,而看现在阴灵被吸纳的速度,阴灵虚体的形成恐怕只有半个时辰而已。

“难不成我等皆要死在此处?或者我只好下决心放弃玄焰?”见此情景,原承天心中再次动摇,这虚体一旦形成,也可能会夺去自己的性命,若是自己死了,这玄焰岂不是还是归他人所有?

原承天心中天人交战,左右为难。

馆陶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治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宁夏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